【第六驱逐舰队】失约

※第一次写文 

※不知道算不算HE,反正我觉得算

※私设多

※二战设定(其实和二战并没有什么关系),非军舰

※内含少量晓响,雷电(其实也可以理解成友情)

※短篇已完结

※ooc有,文笔渣轻喷

 

“四号床的那位老人家好像病得很重呢……”

“真是好可怜呢,身边连个人都没有有。“

“是啊,听说参加过二战什么的,大概家人都死了吧。”

“神明也真是不公啊,本来就经历那么可怕的时代,如今还……”

“别说了,老人家还要休息呢。”

 

响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呼出来的气把呼吸器透明的外壳染得朦胧起来。刚刚似乎有几个人在谈论自己呢,在说什么呢?响有点自嘲的想着,现在的自己居然连旁边的人对自己的评论都听不清了,真是讽刺呢,他们知道大概也会笑话我的吧?响突然有些后悔当年没和她们拍过几张照片,毕竟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竟真的需要以这样的方式来怀念她们,明明一直以来都是在一起的……带着呼吸机的老人微微的摇了摇头。算了,反正离见面也不远了,响想着嘴角竟有了一丝笑意。

 

“像我这样的淑女竟然上战场了,这样明明一点都不Lady!”晓不满的扯着身上的军装,一脸的嫌弃。“别这么说啊,我们可是在为国家作战呢!”雷还是和以往一样带着充满元气的笑容乐观地说。“但我还是不喜欢战争呢,像杀人什么果然还是太可怕了的说……”电缩在军车的一角,声音轻轻的还带了点颤抖的意味。“电不用想太多啦,至少我们还在一起啊,我会保护你的!”雷一把搂过电,轻轻地安抚道。“喂,响你是在害怕吗?”晓坐到了响的旁边,用手肘撞了撞她。“没。”响回头看了她一眼,继续一言不发。“放心吧,就算你一点都不Lady如果你有危险,作为姐姐的我也会来救你的!”晓一把按下响的头揉乱她的头发。最后还是雷把四个人都拉了过来,把大家的手叠在一起“行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做个约定吧!我们一定要永远永远在一起哦,不管什么都没法分开我们!”少女们愣了一下,然后都笑了出来,“嗯!”

 

当年明明就是这样约定的吧?到头来,到底是谁失约了?

 

“响!”响在朦胧中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然后似乎有一个和自已差不多个子的人把自己背了起来,响强撑着自己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一头熟悉的黑发。“晓……你怎么……”黑发的女孩闻声回过头,笑了笑,说:“我不放心响这个笨蛋啊,就算你一点都不Lady我也还是会救你的,毕竟我们约定过,要永远在一起啊!”响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就有一根手指轻贴在了她的嘴唇上。“要听姐姐的话哦!”说着便又小跑起来,响在颠簸中无奈的笑,心说:“什么嘛……明明平时一点都没有当姐姐的样子……”

 

后来回到医院后,晓收到命令,马上就得返回战场,临行前她难得认真的说对响说:“我一定会守约回来的!”然后就匆匆离开。

 

最后响等到的是哭泣着的电,和拍着电的肩却也一言不发的雷。

 

响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攥紧了手里的被子。

 

晓,你失约了呢。

 

第二个失约的是约定的发起者,雷。

 

在之后不久的一场战斗中,电和响在主力部队随军先行撤退,而身处后方断尾部队的雷,则要随军作战。

 

子弹从来是不长眼睛的不是吗?不可能因为一个小小的约定绕开心脏。

 

雷没有和断后的部队一起回来,电和响都没有去询问,她们都知道雷永远不会回来了。那天电躲在无人的角落哭的几乎抽搐,响看到了,却没上前,只是远远的看着,在她累得睡着后把她背回了营帐。她也没有什么立场安慰电吧,因为都是体会过相同痛苦的人啊,响知道自己的安慰没什么用处,毕竟能安慰她们的人已经不在她们身边了。

 

之后的日子响和电一直在一起,电没有再哭过,当然,也没有再笑过。两个人沉默着在战场上机械似的开枪,虽然只有两个人,也还是想坚守当初的那份约定呢。

 

但该来的还是会来的,死神的镰刀挥舞着收割生命,没有什么可以让它停下。

 

当响找到电时,三发子弹已经穿过了电的胸口,腹部和大腿。响第一次觉得人体内的血多的可怕,好像流不尽一样,从电的伤口中流出,怎么都止不住,把她的军服染成猩红色。响紧紧握住了电的手,俯下身听到电轻的像随时会被风吹散的声音说:“对不起……”然后那个一直很腼腆的女孩,张嘴念着一个名字,笑的和当初一样漂亮。

 

电,是第三个失约者。

 

在1945年9月2日,日本帝国宣布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了。不同于别的士兵的失落绝望,响很平静,甚至有点高兴。看,我把我们的约定坚守到最后了!耳畔不再响起枪炮的轰鸣,也不用再担心被飞来的子弹击中,一切都结束了啊!但你们在哪?白发的女孩捂着脸,蹲下身,肩膀抖动着,无声的哭泣。

 

响退役了,拿着抚恤金买了四块墓地,三块刻了名字,一块是空的。她站在墓碑前,伸手摸了摸墓碑上刻得 ‘晓’字,看着三块并肩而立的墓碑,像三个转身的人。

 

也许一直失约的都是我吧。

 

“四号床的病人病情恶化,准备抢救!”

床边忽然的嘈杂把响吵醒,她觉得自己的头很重,眼睛怎么也睁不开,只觉得迷蒙中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响!响!她拼命睁开眼,想伸手向前够,然后自己的手就被人拉住了,“响!”那个熟悉的声音又叫了她一次,那,是晓啊!她看到晓在对自己笑:“这样病怏怏的响可是一点都不Lady啊!”然后拥抱了她说:“响,我们来接你了!”晓退后两步,和她面对面的站着,又有两只手搭了上来,一只是雷的,一只是电的。响发现多年不曾留下的液体正如决堤的洪水一样顺着自己的脸颊流下。

 

我们一定要永远永远在一起哦,不管什么都没法分开我们!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请带我一起走吧!我不想再失约了!

 

滴、滴、滴——

 

那个在四号床的老人在一片美丽的晚霞中离开了,橙黄色的阳光透过玻璃把她整个人都涂上了温暖的颜色,见证了那一幕的医生们都说,那个老人最后笑的那么安详,没有寂寞,就仿佛是有人陪在她身边一样。

 

——The End——


评论
热度(8)
  1. 知念_绝赞摸鱼中Density病毒 转载了此文字
    为何六驱的文都这么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