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喻】老情人

王杰希至今还记得分手的那天,那是喻文州来B市找他,该回去的时候。他们在车站告别。喻文州在说完再见后停顿了两秒,说:“王杰希,分手吧。”带着他惯常的微笑,语气波澜不惊。王杰希愣了两秒,然后说:“哦,那你保重。”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破绽。然后他们拥抱,分开,一个踏上拥挤的火车,一个走入攒动的人流。王杰希没觉得有什么可奇怪的,恋爱就是这样,讲究的是两情相悦。一方想放手的时候,另一方抓得多紧都没有用。而且时间够长什么都会消失,总有一天就算你想要摸着那伤口感慨几句曾经的爱情,连疤都不一定找得到。


所以王杰希想:“分就分了吧。”何况他们都不是每天无所事事的小人,没有时间为一段已经没有救的感情伤春悲秋。


之后蓝雨和微草的比赛也并没有什么不同,他们在赛前和赛后友好的握手,在场上王不留行和索克萨尔也并没有过多的交集。平静的就像什么都没发生,就像外人认为的那样,微草和蓝雨的队长除了在赛场上就只剩下客套的疏离。也就是有为数不多的知情人之一黄少天偶尔看看队长又看看王杰希,最后叹一口气,回归话唠的扯淡本色。

这样就挺好,王杰希很庆幸他们都不是多嘴的人,彼此在公众面前都有自己的骄傲,分手罢了,轮不到谁来说三道四。

 又过了几年,王杰希退役了。他把王不留行留在了微草,看着高英杰逐渐有了一个队长风范,然后自己则选择去环游世界。带着照相机,走走停停,就像一个普通的旅者那样,去看巴黎的风情万种;去看日本的樱花飘落;去看芬兰那被雪覆盖的和童话般美丽的村落。遇见形形色色的人,经历光怪陆离的事,游走在这世界,看起来快乐又满足。

 

从德国离开后,王杰希来到了一个英国小镇。方士谦在退役后每次回到微草时,都会和他提起这个小镇,让他不管怎样都在退役后来一趟,说是不来会后悔一辈子。所以这次来到英国时,王杰希饶了点路,专门来这个小镇坐一坐。

他到的时候当地还是下午,酒馆里没什么人,只有酒馆的老板慢慢的擦拭着酒杯,微笑的询问他想来点什么。王杰希迟疑了片刻,还是摇了摇头,虽然这家酒馆让他莫名的有了想喝一杯的冲动,但作为职业选手这么多年的习惯还是让他摆了摆手。最后他只是在吧台旁找了个位置,撑着脑袋看着窗外。阳光透过酒馆暗色的玻璃,在木制的桌面上缓慢的移动,仿佛时间的流逝都慢了下来。“方士谦这家伙真是难得靠谱一次。”王杰希满意的想。

一只温暖的手突地落在了王杰希的肩上,王杰希一愣,刚想回头就看到自己的面前出现了一杯酒。“抱歉,我没点这个。”王杰希诧异地看着酒馆的主人,指了指那杯酒,示意他送错了人。但那老人只是笑着摇了摇头,说“是的,我的孩子,这是给你的”他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一个伤心的人总是需要喝点儿什么。”“抱歉,但我......”王杰西刚想说点什么,就被那老人的话把全部的解释哽在了咽喉。

 

“忘不掉老情人不是什么值得羞愧的事。”

 

王杰希不记得自己那天是怎么离开酒馆的,只知道原本只准备停留一两个小时的小镇,他硬是将一整个下午都花在了那个狭小的酒馆。

也是在那一天王杰希想起了他周游世界的理由,是一个约定,一个和喻文州的约定。

“其实我们都退役后可以考虑去周游世界呢。”

“我是无所谓,想去的话退役后就一起去吧。”

王杰希的眼睛有些酸涩,他觉得自己可能需要哭一场,毕竟曾故意忘记这么久的事情突然被这么冷不丁的放在了面前,就像已经结痂的伤口却被人把还未脱落的痂撕开,看着血肉模糊的伤口,怎么说也还是会感到疼痛的。他大概是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快乐和满足的,毕竟人旅行的目的有时候不一定是感受异国风情,在文化的东风西渐中让自己变得渊博,他们只是为了一些更简单浅显的目的,比如和一个希望的人,度过一段值得铭记的时光。

但最后王杰希的眼睛也只是酸涩而已,他等了很久也没有液体溢出他的眼眶。

王杰希有些讽刺的想:“以前总有人那我的眼睛开玩笑,现在倒是我的眼睛跟我开玩笑了。”

 

但王杰希并没有因为这个插曲而停下脚步,就算他开始周游世界的原因看起来愚不可及,半途而废也不是他的风格。所以他还是依照自己最开始的计划,一步一步的走遍了这个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最后他来到这场旅行的最后一站——荷兰。

荷兰的环境是好的没话说的,空气清新,永远不会像北京一样出门就像吸毒气,天空也总是蓝的,只要抬头就能看见白云在天上游动,随处可见的郁金香和零星的点缀在田埂间的水车让这个国度有着一种让所来之人不想离开的魅力。

王杰希知道自己也是喜欢荷兰的,他认真的思考过要不要留在这个地方,但最后他还是选择离开。有些地方不是不能留下,只是在王杰希在之前的人生里都认为,如果有一天来到荷兰,那一定是和喻文州一起来的。有些遗憾无法弥补,比如自己走过了全世界,但回头时身后还是空空如也;比如有些约定本应一起完成,最后却是自己孑然一身;比如他曾想在这里向喻文州求婚或等着喻文州向他求婚,但如今路过定做戒指的商铺却也只是驻足流连……王杰希只是遗憾罢了,有那么多的事他曾想和喻文州一起完成,但大概永远都不会有机会了。所以哪怕王杰希在这里也会过上向往的生活,但少了一个喻文州,这里的生活永远都不再会是完美的生活了。比起永远活在曾经的梦想里,王杰希还是更愿意让这个曾承载过他梦想的地方永远带着他曾经的梦想只出现在自己的梦中。

 

从荷兰回来后,环球旅行也就结束了。王杰希依照家里的愿望,找了一个温柔贤惠的北京姑娘,谈了一年恋爱,然后终于让操碎了心的长辈们松了口气,和那个女孩结婚了。之后便像别人嘴里所说的人生赢家一样,和他的妻子一起养育了一双儿女,回到了微草当指导,帮着队里发现可以培养的人才。每周还帮着中草堂抢抢Boss,也算是把自己最好的时光都给了微草,给了荣耀。妻子非常理解,也支持着他的工作,家庭和睦美满,父母身体健康,儿子和女儿都很争气,没让他操过什么心。最后女儿学了医,而儿子则和他一样选择了成为一名电竞选手,加入了微草战队。唯一不同的就是他儿子用的不是魔道学者,而是术士。

第三十五赛季,王杰希的儿子所在的微草战队拿下了那一赛季的冠军,在颁奖典礼后王杰希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在看到来电显示的一瞬间,王杰希的手抖了一下,但他随即冷静了下来,接通了电话。“恭喜啊,今年微草打得很不错呢。”对方的声音还是和多年前一样,带着笑意却又不失礼貌和成熟。“是啊,最近微草找到了不少不错的新人,你们蓝雨要小心啊。”王杰希也笑了笑,平静的回答。“我们蓝雨也不缺新生的战力,你们微草不要小瞧了我们才是。”对方话里的笑意又明显了几分。王杰希没有再接话,任凭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最后还是喻文州先开了口:

“我看到你儿子了,打得很不错嘛。”

“他自己选的路,其实我也没能帮上多少忙。”

“是啊,年轻一辈总喜欢自己闯出一片天地,只是没想到你儿子居然会用术士呢。”

“其实我也没想到,本来大家希望他用魔道学者,但他一定要玩术士。”

“我以为你一定会劝他用魔道学者的。”

“他自己选的事情,我干涉也没用,他都明说他不喜欢王不留行,喜欢索克萨尔了。”

“那我应该感到荣幸啊,毕竟索克萨尔也曾在我手上呢。”

在王杰希准备回答的间隙,他突然听到喻文州那边有一个稚嫩的女声依依呀呀的唱着什么。王杰希一愣,问道:“你那边是有人在唱歌吗?”电话那头的喻文州沉默了半响,最后还是轻描淡写的回答:“是,我小女儿,她很喜欢这首歌。”王杰希张口刚想问下去,便听到电话那头的小姑娘用脆生生的声音喊起来:“爸爸!陪我玩!”接着便是喻文州拿开手机对女儿说:“好好好,马上来!”的声音,最后喻文州重新拿起手机带着歉意对王杰希说:“抱歉,看来今天就到这了,我女儿在叫我,以后有机会再聊吧。”王杰希把疑问咽回了肚子里,说:“没事,你忙你的吧。”然后便是喻文州的一声“再见”和之后长长的忙音。

王杰希挂了电话,到最后他也还是没能问一问喻文州那个问题

“那歌是你教她唱的吗?”

 

“杰希,吃饭了!”妻子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接着便是一阵门铃声,王杰希的儿女也回来了。“好!来了!”王杰希应着,向餐厅走。

“为弟弟的第一个冠军,干杯!”王杰希的女儿举起杯子和她的弟弟碰杯,然后给了他一个拥抱“恭喜你!你永远是我们的骄傲!”他的妻子也站起身拥抱着自己的小儿子,脸上骄傲的笑容让她整个人看起来都年轻靓丽了不少。首次夺冠的儿子今天也很是高兴,喝了点酒,脸上都是红彤彤的。他有些腼腆地笑着,依次和自己的姐姐和母亲碰杯拥抱,最后走到王杰希的面前“爸,谢谢你的支持,我知道你一直想让我打魔道学者,但你尊重了我的选择,我也没给微草丢脸。”王杰希看着带着骄傲笑容的儿子,站起来拥抱了他“你妈说的对,你永远是我们的骄傲。”然后笑着搂着儿子的肩,催促着:“都快吃饭吧!你们妈今天都准备一天了。”

王杰希记得那是自己这些年来第三次喝酒,第一次是在那个英国的小镇,第二次是他步入婚姻殿堂,第三次就是今天,为他的儿子、他的家庭。

微醺之间王杰希突然模模糊糊的看到了喻文州的脸,他伸出手想拉住他,但抬到一半又放下了。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吧,彼此都过得很幸福也就足够了。王杰希知道喻文州大概也和他一样并没有完全释然,喻文州最后“再见”中那点落荒而逃的意味,别人品不出,但,是瞒不过王杰希的。但他还是觉得这样也就挺好的,毕竟他也有所隐瞒,他的儿子接触的第一个有关荣耀的角色,并非王不留行,而是索克萨尔。你的女儿唱着我当年最爱的歌谣,我的儿子用着你曾经使用的职业,我们都还能在自己的生活中找出彼此的影子,这样还不够吗?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感想,那大概也只有带着点苦涩的遗憾了,我很高兴你过得幸福,只是可惜那个最后站在你身边的不是我罢了。

王杰希知道自己大概是一辈子都忘不了喻文州了,但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们还是能白头偕老,只不过天各一方。彼此都可以活的很美满,只不过是偶尔想起对方时会微笑着摇头罢了。毕竟忘不了旧情人,从来不是什么需要羞愧的事。

 

——The ehd——


※其实喻队在退役后也去周游世界了,只不过也是一个人

※虽然冠军队伍应该会聚餐,但因为剧情需要就让大眼的儿子回来了。

※并不知道微草需不需要术士,我就是想让大眼的儿子用术士嘛!

※第一次写喻王,ooc有,文笔渣轻喷

※喻王果然意外的适合分手梗呢,虽然我并不知道他们为啥分手

 @おうふりゅうこうo_0 作为你给我画周江的回礼,虽然是自产的屎,凑合着吃吧!写这篇文的过程真是太多灾多难了233


评论(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