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江】时间旅行者

设定来自电影《时间旅行者的妻子》,一部很好的电影。

今日的周江深夜60分

 

1.

在江波涛很小的时候,我就认识他,那时的我比他大一两岁。

也是在那时,我知道了他的秘密。

他认识一个时间旅行者。

 

2.

江波涛是个非常好相处的人,总是笑眯眯的,对人很温柔。当时大学里好多姑娘都觉得如果能嫁给他是能幸福一辈子的事。而我作为和他关系最好的男性朋友,深知这家伙笑眯眯的皮底下,藏着的不是温和的兔子,而是狡猾的狐狸。肚子里的坏水就跟他的名字一样,取之无禁,用之不竭。

只有他在跟我提起那个时间旅行者的时候,我才能久违的感受到他其实是会犯傻的。

每当说起那个时间旅行者,他的话一下变得像一个叫黄少天的学长一样多。如果我不制止,他可以一直这么说下去。

江波涛说他挺高的,大概有一米八,长着一张帅的人神共愤的脸;他说他话很少,但他能听懂他每一句话的意思。江波涛还告诉我,他答应过那个时间旅行者,会永远等着他。

“这样至少小周在每一次时空旅行的时候都不会孤单了!”我发誓,那家伙这么说的时候眼睛都带着光彩。

当然对此我并不能多做评价,毕竟这么多年我从未见过那帅气的时间旅行者。除了他姓周之外,我对他一无所知。

哦,还知道他是个收了江波涛的可怕男人。

 

3.

我第一次见到周泽楷的时候很有些尴尬。

那天我正好买完衣服回到宿舍,就看到江波涛慌慌张张的从灌木丛后面冲了出来,就像是接吻时发现有老师路过的中学生。

他似乎看见了我,就飞奔到我的眼前,说了句“衣服借我用一下!”就又匆匆忙忙的回到了灌木丛后面。

整件事情的发生不过几十秒,而我除了一脸懵逼的站在原地听着灌木丛里江波涛催促什么人说:“你快点把衣服穿好,一会被人看到我把一个全裸的人带进学校我说不定会被开除!当初我还是花了好大功夫才考进这所大学的。”,就想了两件事:

江波涛你的声音说明你没有一点生气的意思,你明显开心的要飞起来了。

你他妈跑这么快当时接力赛的时候凭什么出卖我参加?!

大概过了一分钟,江波涛拉着一个比他高了大概半个头的男生从树丛里走了出来。

然后两个人一起疑惑得看着我。看江波涛疑惑的样子我知道他肯定是在奇怪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江波涛你是开心傻了吗?!你的小情人现在穿得是我的衣服!就在刚刚你才把它们从我的手上抢走!

江波涛愣了几秒钟终于想了起来,他把那个男生推到了我面前。

“来来,认识一下!小周,这是和我一起长大的吕泊远,比我大一点,我总跟他说起你!”

那个男生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伸出手,说:“周泽楷。”

我也伸出手,说:“我叫吕泊远,江波涛的朋友,幸会!”

然后江波涛就拉着周泽楷对我说:“走吧,我们找个咖啡厅慢慢说。”

我点了点头,心想,

虽然是个可怕的男人,但真的挺帅的。怪不得江波涛被帅弯了。

 

4.

其实我果然是不应该贪图江波涛请客跟他们来这里的。

太,闪了!我从来不知道江波涛在秀恩爱上这么有天赋!

为了阻止他们继续伤害我的眼睛,我决定先开始提问

“那个,我来的时候,江波涛你匆匆忙忙的跑出来是在干嘛?”

“那个呀……”江波涛似乎脸红了一下,说“接吻。”

Fuck,气得我都说英文了。感情你俩虽然不是中学生,但真的在接吻啊!

江波涛咳嗽了两声,示意我换个话题。

作为江波涛这么多年的好朋友,不继续问下去我都觉得愧对我‘肉山大魔王’的名号。

“你们本垒了吗?”我严肃的问周泽楷。

江波涛的脸似乎更红了,连带他的男朋友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脖子。

不用说了,你们这反应跟直接告诉我“啊,已经有过好多次了呢。”到底有什么区别?!

最后来还是那个看起来很沉默的周泽楷回答了我的问题

“嗯,好多次。”

你们能放过我吗?我选择死亡。

最后还是江波涛开口结束了这个可能会导致我寿命减损的会面。

“泊远,如果你以后在哪看到小周,记得帮他一把,全裸帅哥在街上走是会引起轰动的。我今天带着小周出去逛逛,就先走了!”

“行,怎么着也是你男朋友。那我就回去了!”

周泽楷看着我笑了笑,憋了好久蹦出了两个字,

“谢谢!”

然后就楼着江波涛的肩膀走了。

等等,江波涛你是不是还没结账?

……江波涛你真是好样的!

 

5.

自从我见过周泽楷认识后,江波涛就越来越多的给我讲他们之间的故事。

所以说,我一个直男到底是为什么总要听一对给的爱情故事。

其实江波涛平日里倒也不是有什么事就一定要找人说的人,我猜他总跟我说,只是因为这个世界上知道周泽楷存在的人太少了。少到他一定要跟一个人说才能让自己相信这个人是确确实实的存在的。

江波涛说他第一次遇见周泽楷的时候才六岁,那时周泽楷也是刚刚完成一次时空穿越,他们俩就这么看着对方,周泽楷一如既往的什么都没穿,江波涛手上抱着一条本来要拿去晒的毯子。

“然后我就把毯子给他了,毕竟他长着一张很帅的脸啊!”江波涛笑了笑。

“其实也不能怪他什么,时间旅行者穿越时空没有还要带着衣服这个说法嘛!”他搅搅面前的咖啡继续说,“我第一次见小周的时候他就是二十多岁的样子,好像在思考怎么向我解释他的来历。”他模仿了一下当时周泽楷困扰的神情,自己先忍不住笑出了声。

“后来他就直接跟我说了,说他来自未来。说这个宇宙中有很多平行的世界,他属于的那个世界里,他早已认识我,我们是很好的朋友。”

我真的很怀疑周泽楷是不是能说出那么多个字,这看起来比他一个星期说的话都多。

我问江波涛:“那就是说你们在无数个平行的世界里都遇到过?“

江波涛说:“大概是的。似乎每个世界发生的事情都是一样的,他只不过是可以穿越到不同的时空,重新经历曾发生的,或是看到将发生的。所以我第一次遇到我这个时空里的小周的时候他并不认识我。”

我有些惊讶:“那就是说你曾遇到过很多不同时空的周泽楷吧?”

他点点头:“各种各样的都有!算是认识各种年龄段的他吧!”

我又问:“那他是怎么穿越时空的呢?”

江波涛说:“就是一瞬间就不见了,只留下衣服。比如说属于这个时空的小周,有时候就会一下子消失,去另一个时空。”

“难道就没有什么征召吗?比如什么时候会离开,什么时候会回来?”

江波涛摇了摇头:“没有,时空旅行时不可控的。有时候他几小时就又回来了,有时几周都回不来。”

江波涛又无奈的说:“有时我也觉得这有点残忍,我们有时牵着手走着,下一秒就只剩下一堆衣服了,有时候我们在接吻,有时候我们在做/爱。”

我突然有点同情江波涛,做到一半人就不见了,那不就跟耍流氓一样吗?

当然我没有说周泽楷耍流氓的意思,一点都没有。

 

6.

我再次见到江波涛是在几个星期之后,他没什么变化,除了手上多出来一个戒指。

等等,多出来一个戒指?

江波涛你就这么随心所欲的嫁了?!你家里知道吗?

江波涛看着戒指摇了摇头。

靠,还真不知道啊。

我问他:“你想好了,周泽楷人是挺好,但他这体质,以后不方便的地方会很多吧?”

江波涛说:“我知道,我家里人是不会同意我这么做的。”

我觉得我简直要被自己的发小得脑回路给打败了:“你家里不同意你还结婚啊?说真的,就你这条件没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啊。虽说周泽楷也算是我朋友,我肯定希望你们都开心。但你们这情况……”

江波涛少见的打断了我,他看着那枚戒指说:“我没谈过什么恋爱,但我知道我爱他。我答应过他我会一直陪在他身边的,你知道我说到做到。”

他又笑了笑,像是在对自己说:“我这么多年做的每一个选择都跟别人的干涉有关,碰到他的时候我第一次相信自己能选择自己的人生。我想让他至少在穿越到一个时空的时候知道,还有人在等着他。”

我认识江波涛这么多年,第一次看他这么坚定的说自己要做什么,就像是他就是为完成这件事而生的。为了陪在那个他爱的时间旅行者的身边。

 

7.

后来他俩就结婚了。

周泽楷和江波涛雷厉风行的跑去国外领了个证,请我和我女朋友吃了顿饭,就算把婚宴都解决了。当然,这次江波涛老老实实买了单。

回去的路上我问他:“你以后不会后悔吗,?”

他说:“不会。”

我没有继续问下去,毕竟我和江波涛也当了多年的朋友了,相处了这么大半年,周泽楷也是我的朋友了。我只是有些担心,毕竟跟一个时间旅行者在一起,要的不只是勇气,这一辈子大概都不可能像一般人那样享受普通的幸福了。

其实主要还是因为我明显感觉到周泽楷在瞪我。

 

8.

我觉得也许当初我是该再劝劝江波涛的,我有的时候真的很想问问他,他这是何苦呢?

他们背着江波涛的家里人偷偷领了证后,我这个发小就和他家里闹翻了。

而现在我和我的妻子站在医院的前台,我签署手术同意书,她抱着一套衣服默默地流眼泪。

他现在连个能帮他签协议书的人都没有,几分钟前还在的周泽楷,现在只留下了一套衣服。

我无法干涉他的选择,但他选的这条路,太难走了。

我结婚后,我们两家的关系就走的越发近了。

周泽楷确实是个相当理想的另一半,如果不是个时间旅行者,江波涛和他大概会过得很好。

但江波涛要面对的也比我想象的要多得多。

我经常听到隔壁他们家在饭点突然传来盘子掉到地上的声音,我和妻子过去看看是什么情况,就看到他一个人默默地收拾地上的残局。

他看到我们来,就对我们笑笑说:“没办法的事,老有,我都习惯了。”

我也说不出什么能安慰他的话,我的妻子反应倒是更快一些,就说:“小江,我们家今天菜做得少,要不跟你凑凑,一起吃吧!”

然后就我们三个人一起在他家吃晚饭,听他若无其事一样的说着笑话。他说着说着就提到了周泽楷,我妻子听着听着就红了眼眶。

我就想:“你装个屁!”

这样的突然消失的事,每隔几个星期就发生,有时候一个星期能发生好几次。

我都不知道看他一个人过了多少个情人节和生日。

后来有一次,从早上开始他们家就什么动静都没有,第二天我妻子不放心,非要我去看看。就发现他倒在家里,一个人都没有。等周泽楷再回来的时候,都是三天后的事了。

我没见周泽楷哭过,但那天他回来的时候,坐在病房外面,捂着脸,肩膀再抖。

他肯定很痛苦,我们作为朋友的都那么难过,他的难过大概是我们的几百倍还不止。毕竟如果他在的话,至少情况会比现在好得多。

可他无能为力,他能做很多事,但他不能控制自己的穿越和回归。所以一直陪在江波涛身边就是他无法做到的事。

江波涛生病的那段日子,他的穿越也格外频繁。江波涛说周泽楷的穿越跟他情绪的激动程度有关,最近他要担心的事太多,所以就会这样。

我都不知道江波涛到底是抱着怎样的心情等待的,没有尽头的等待,而他除了数着周泽楷离开了几天,什么都做不了。

可他居然还说他其实很幸福。

我看着他被推进手术室,妻子抱着我哭得很伤心。

 

9.

周泽楷回来的时候,手术已经结束了。

他看着我,就算他一个字也没有说,这次我也知道他想问什么,猜都不用猜。

我张了张嘴,我知道我该说的婉转一点,但我实在是没有心情再对这件事多说一个字。

我说:“抱歉,手术失败了,要是你再早几分钟回来,还能再见他一面。”

那一瞬间我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罪大恶极的人。

我的话似乎一瞬间把周泽楷所有的光都带走了,他眼睛里本来还闪着的希望的光熄灭了,那双眼睛黑的可怕,就像没有生命一样。

过了很久,他问我:“在哪?”

我一下没有反应过来:“啊?”

他又问了一遍,声音压得很低:“江,在哪?”

我看着他,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我还是说了。

“太平间,地下一层。”

然后我就看着他转身向楼梯跑去,险些被自己绊倒。

半夜里医院的电梯已经停了,我险些把自己的老命都拼上才跟上他。

我看他站在太平间门口,从兜里掏出了一根回形针,插在锁孔里,手还在抖。

我想起江波涛原来开玩笑时曾说起过:“时光旅行者总是需要找点衣服穿的,所以小周撬锁是一把好手啊!”

几秒钟周泽楷就在我面前撬开了锁,我看着他跌跌撞撞的跑进去,近乎粗鲁的扯开一条条盖在死者身上的被单。

我没有阻止他,只是跟在他身后默默地把那些被单重新改回死者的身上,默默地请求他们的原谅。原谅我不能阻止他,这个世界已经对他很残忍了。

最后他找到了江波涛。

他跪在地上握着他的手,哭的声嘶力竭。

后来江波涛葬礼那天,我们去他家叫他的时候发现地上又只有一摊衣服。

他就这样,连爱人的葬礼都错过了。

 

10.

在葬礼第二天,我看到他给我发的短信,昨晚发的,他让我去江波涛的墓地找他。

我到的时候,看到他靠在江波涛的墓碑上,像是睡着了。

墓碑前放着他自己的那枚戒指,不远处躺着一个药瓶。

我哭了,不知道是为江波涛,还是为周泽楷。

我想大概是为他们两个吧,之后的每一个情人节和生日他们都可以一起过了。

 

——The End——

 

 @周江深夜60分 终于赶上了!

 @Zi一Bi 对不起,我有罪!

 @你们对CD流一无所知 我都是跟你混多了才学坏的。

评论(2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