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郭】善始善终

有关于镇魂灯灯芯百世百劫无福无泽的个人私设。

并不知道算是举办镇魂还是更偏向于小说版23333反正在哪里老楚小郭都是一样的好

内涵小刀片但是个温馨的故事(比心)

1.

楚恕之觉得自己运气还算不错,没有善始,却有个善终。

他最开始可嫌弃郭长城,觉得他顶没用,每天板着脸凶巴巴的,搞得小郭同志怕他好长一段时间,算是没有个足够好的开始。但现在他在这个秃毛鸡身边落脚了,守着这个不省心的家伙,两个影子就这么粘上了,也算是有的善终了。其实说来好笑,他这种人谈什么终?他有的是时间好活。但楚恕之觉得他找到自己的“终”了,之后的千百年,他就准备这么一次次过守着他的日子了,多好啊,他很满意。

2.

怎样才算有善终?

楚恕之其实最开始是不明白的,他想这个问题想了几百年。他还活着的时候是没有善终的,没命像个普通人一样一了百了,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这一世就算完了,前缘散尽,怨也好恨也罢,人死如灯灭,新一世又是干干净净。但他楚恕之是人闻风丧胆的尸王,他什么都不忘什么都记得清清楚楚,恩与怨沉淀百年,账和孽慢慢积累,他走不出,于是只能以百年来还。最终熬成白骨得到永生,但其实他也早就死了。

楚恕之也认了,他没觉得自己是多好的人,也就配得上这样的活法。但他也常想,像他这样的人确实配不上善终,那什么人配得上善终?楚恕之的漫长岁月里时常想起这个问题,但其实他对答案并不渴望,他是罪人,没意义啊!

楚恕之就这样浑浑噩噩满不在乎的过了好多年,这个问题也在他脑海沉沉浮浮,毫无建树。

当楚恕之现在想起,他大概也说不出原因,怎的突然就不再这样行尸走肉了呢?

3.

楚恕之始终想不通自己和郭长城这缘分是从哪冒出来的。他们活着的时候风牛马不相及,死后更是有天壤之别。怎么就偏偏碰上了?怎么就偏偏走不开了?

楚恕之想到斩魂使千年万年的等他的昆仑君,他当年不懂,现在倒是有几分明白,但究竟明白了什么,又说不清楚,只知道自己心尖上大概也模糊有个人影。

郭长城其人真的能算百无一用,普通的丢到人堆里就找不着了,犯怂和吓出电火花是最普通的日常,这种人有什么可值得喜欢的?他楚恕之什么人,尸王啊!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大不了同归于尽,反正他不贪生不怕死。幽畜鬼灵他见一个杀一个见一对杀一双。

他干嘛带着这么个拖油瓶,大晚上堵班车,拿个玻璃瓶子装亡魂?功不成业不就,见天的当活雷锋,他手下的白骨看见怕不是能惊的长出肉来。

但耐不住郭长城爱干这些啊。楚恕之觉得自己是真的越活越回去了,放在当年自己绝对不屑于做的事,他现在干了一箩筐,而且居然觉得这样也挺好。郭长城爱犯傻,惹乱子还是到处积累这种微乎其微的功德都行,反正他尸王有的是本事,总能护他个周全,就算是镇魂灯灯芯化身也不得是个人吗?他堂堂尸王想护个人护不住?天塌下来也有他顶着,郭长城应该在他被压死前都心无旁骛的当个烂好人。

楚恕之不在乎付出什么时间、修行,他乐意这么守着一个人,于是这个人做什么他都陪着,郭长城说他是个顶好的人,他甚至就可以为了他当个好人。在小郭同志的长期洗脑下,他甚至都快相信自己还剩了点温柔,人性,真的不是个罪人。不然他何德何能碰上郭长城,他哪来这个运气?

所以他想也许他死后终是修到了一个善终,可以一世又一世的寻找世间的那个魂魄,陪他轮回,等他转世,护他一生,伴他终老。

4.

楚恕之就这么计划着,陪着怂人小郭,谁欺负他就揍回去,看他变成白胡子驼背的老人。他不求郭长城能永生,他那么没用,好好的活好这一辈子,然后活好之后的每一辈子,就行了。

但楚恕之没想到,这些,也是不可能的。

郭长城一个大好青年,不抽烟不喝酒,如非必要生活作息规律,却像是老人一般早衰,三十出头,阳寿就烧的差不多了,器官衰竭,怕是没几天好活了。

楚恕之怎么甘心,他气的发疯,简直想把阎罗殿派出来收割人命的小吏抓出来一顿暴揍。怎么好好一个人阳寿还没尽就来收命了?判官写的清清楚楚能活生生早来了五六十年?

尸王亲临地府再加上背后昆仑君斩魂使两座大山给撑着腰,这面子是要给足的。于是楚恕之被小吏点头哈腰的请去看生死簿。一看气更大了,得,人没来错,判官写的清清楚楚,就是阳寿三十五。

楚恕之判官也不找了,直奔这阎王就去了,这现在的阴曹地府可都听命于斩魂使大人,给昆仑君的下属加个阳寿哪有办不成的道理?

阎王一听,大腿一拍,是啊!昆仑君的人!我这就把判官叫来!

判官像收到三根鸡毛加急的信件一般飞快的滚来了阎罗殿,然后就在尸王威慑的眼神下翻开了生死簿。

“您想给改成多少啊?”

“八十八吧,吉利。”

判官大手一挥,三十五就变成了八十八。

然后下一秒又变了回来。

楚恕之指着数字,说:“什么意思?蒙我?”咬牙切齿的把另一只手攥的青筋暴起。

判官看着却比楚恕之还状况外。嘴里念叨着“这不应该啊……”抬头便问尸王“您要加阳寿这人是不是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太损阳寿的大恶事啊?”

楚恕之当即揪着判官的领子把它提了起来。

“他要是伤天害理,你们阎罗殿现在早他妈的被恶人淹没了!他是镇魂灯灯芯化身!”楚恕之觉得自己的每一个字都是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来的,那他妈天降的大功德,轮得到你们这群吃干饭的质疑吗?

判官却愣住了,他沉默了一会儿,说:“这,这我们改不了的......”

楚恕之心想现在的地府官吏真是越来越无能了,人说什么话都听不明白。于是他重复了一遍:“这人是镇魂灯灯芯,懂了吗,有天降大功德。”

判官还是摇头,说:“改不了,就因为是镇魂灯灯芯才改不了啊……”

楚恕之觉得这简直是他几百年里听到的最好笑的事情之一,他气的浑身发颤却想笑的不行。

他把判官狠狠的贯在了墙上。

“你说清楚,天降的大功德,还不足以加几年阳寿吗?你们不要看他一届人类,又仗着镇魂灯灯芯大善大悲就欺负别人吃哑巴亏。”

判官不住摇头。

“小人真的是无能为力啊……大人您有所不知,镇魂灯灯芯功德厚重,是历经百世百劫修来的,这每一世,其化身阳寿都只有三十左右,不增不减,这每一世的生死劫,就是镇魂灯灯芯的命数啊!”

楚恕之被一席话狠狠的砸在了地上,他再开口时候声音低的像是鬼的低吟

“能改吗?”

“改不了,镇魂灯灯芯百事为一人做一事,无福,无泽。”

5.

楚恕之离开阎罗殿后没有回郭长城口中的“家”,也没有回特调处。他久违的干了一下自己的本职工作,作为死尸白骨,毫无目的的在阴间游荡。

楚恕之觉得这世道,这轮回,这天命也太不讲道理了。天下三届,神人鬼那么多,怎么就偏生和镇魂灯灯芯过不去?凭什么?你们要他百世当个活菩萨,他真的百世积累了这么厚的功德,这镇魂灯几千年不灭了!

然后为了镇魂灯灯芯百世修行,他他妈几百世了三十多岁就算活到头了?

三十多啊……放古代都不算活得长,这人生一世好不容易苦受尽了劫走完了,想不了什么福就轮回去了。

楚恕之觉得自己胸口泛酸发苦,他空空如也的胸口堵得发慌。

他又想起那个问题。

什么是善终啊?

他楚恕之都修到一个善终了,郭长城,当了几百世大圣人的这么个人,他就活该短命,不得善终吗?不让他有厚重福泽,连命都这么吝啬吗?

那么了不起的人,那么好的人,为什么?凭什么?

天理真是不讲道理啊。

6.

楚恕之回到医院的时候已经过了饭点很久了,他犹犹豫豫,他想见见郭长城,又不想看见他;想跟他说点什么,又什么都不想让他知道。郭长城实在不该再为什么劳神子的命运担忧了,楚恕之不想自己在这个时候还控制不了情绪在那里失控。

那个傻子肯定要为他担心。

他在医院大厅踟蹰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没忍住,上去了。

楚恕之进病房时郭长城正望着窗外发呆,傻愣愣不知道在想些啥。看见楚恕之来了眼睛一亮,很高兴的样子。

“楚哥,你今天去哪了?出去那么久,赵处他们来你都错过了。”

楚恕之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说没什么,临了又加一句:

“那群人天天见有什么好见的,错过了也没什么可惜,看他们烦。”

郭长城跟他一起这么多年胆子也算是养肥了点,听他这么说知道他不是真嫌弃,还能开两句玩笑

“那楚哥你天天见我就不烦啊?”

楚恕之停顿了好久,最后轻轻嗯了一声。

“你们......不一样。”

郭长城很开心的笑了,他好像总能为很小的事开心,很容易就能满足。

楚恕之坐到了病床上,把郭长城一把搂进怀里,感觉有什么很沉重的东西压的他喘不上气。多好笑,他这个死了上百年的东西,竟开始贪图平凡的生活,还为另一个人的生死牵肠挂肚。

郭长城由他抱着,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开口:

“楚哥,我觉得我很幸福。”

妈的,楚恕之觉得自己忍不下去了,你干嘛老觉得幸福,多为自己谋点什么啊!你就不能不甘心吗!

“他们说你只能活到三十五岁,”郭长城被楚恕之突如其来的开口吓了一跳。但楚恕之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我说这不可能,让他们改你的阳寿,他们说改不了。”

郭长城看上去有点震惊,又有点难过,他无措而抱歉的说:

“楚哥对不起,那我们没多少能在一起的日子了。”

楚恕之终于忍不住了,他听到自己声音发颤的质问郭长城

“你为什么跟我道歉?没有得到善终的是你啊!凭什么是你?你是镇魂灯灯芯,不说大富大贵,凭什么连健康长寿寿终正寝都不给你?几百世!一次都没有!”

楚恕之吼完这段话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他有点后悔自己在这最后的日子里还给郭长城添堵,让他难过。

房间安静了不知道多久,久到楚恕之觉得郭长城已经睡着了的时候,郭长城开口了

“楚哥,我不该跟你道歉的,我应该谢谢你。谢谢你一直在我身边,我这个人没什么好的爱上我一定很麻烦,”郭长城慢慢的说,他总是这样,干什么都很慢,但又戳到人心眼上。

“我觉得我已经得到善终了,有特调处送我最后一程,有楚哥你陪着我,我这一辈子活得很幸福了!”

7.

郭长城人生最后的几天里一直尝试说服楚恕之不要每次轮回都守着他。当然,最后以楚恕之暴跳如雷的让他少说两句和坚定的拒绝收场。

小郭向来是拿固执的老楚没有办法的,最后只能有点伤心的说:“我是以后每世都能遇见楚哥你,每世都能善始善终了,可你一直守着我,也不能去你想去的地方,那楚哥你的善始善终怎么办啊……”

楚恕之没有回他的话,只是摸了摸他的脑袋让他少想这些有的没的。

但愿我每世都能再早一点找到你,每一世都能跟你走过你全部的人生,这是多好的善始善终啊。

the end

评论(36)
热度(482)